创财商

专注互联网金融
解决资金周转问题

碳交易是什么意思,个人如何通过碳交易赚钱?

今天,我们继续未来财富系列,我要讲一个很魔幻的发家致富新路——碳交易。

距今1200年前,唐代的白居易写了篇我们在中学都要背诵的新乐府诗歌《卖炭翁》。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

那时卖的是木炭,今天,我们要讲的“碳交易”,是温室气体的排放权,一种看不见、摸不着,凭空定义出来的权益。

为什么它可以用来交易?怎么交易?我们能否靠碳交易发家致富?如何凭空建立一个碳交易市场?这些就是今天我要分享的。

01

兼职卖碳赚大钱

特斯拉,大家应当都听说过,电动车领域的大哥大。

它的掌门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更是一个神人,人称硅谷钢铁侠。他是个梦想家、发明家、探险家、成功的连续创业者,在网络支付(PayPal)、电动汽车(特斯拉)、航天运输(Space X)、新能源应用(太阳城)四大领域都取得了颠覆式创新,《纽约时报》对他的评价是“世界上最成功、最重要的企业家”。

2021年1月7日,他的个人财富超越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成为新任世界首富,个人资产达195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2609亿)。

这么一个传奇人物打造的一家未来公司,目前是怎么赢利的?

是靠卖新能源电动车?No,No,No,我们too young to simple了。

特斯拉是全球最出名的“卖碳翁”,他们家赢利不靠卖车,至少目前不少靠卖车,而是靠卖碳积分。

2020年,特斯拉首次实现了7.21亿美元的年度盈利,其中靠卖碳积分带来的收入是15.8亿美元。是的,你没听错,15.8亿美元。

2021年一季度,特斯拉净利润4.38亿,卖碳积分收入5.18亿。


如果没有卖碳积分,特斯拉直接还是亏损的。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3年以来,特斯拉靠卖碳积分总共赚了38.34亿。

不止特斯拉在卖,我们大家所熟知的摩拜单车,也在2020年把它在广东省的减排量打包也卖了100多万。

富士康,这个苹果的代工厂,在深圳碳市场里每年靠“卖碳”都可以赚几千万。

没有什么副业比卖碳更赚钱的啦!

只有我们大家不知道的,没有不赚钱的。

02

火热的“碳中和”

在揭秘“碳交易”前,我们需要先聊聊火热的“碳中和”。

最近,极端天气频发,郑州一小时的降雨量打破千年记录,勇创新高。

放眼全球,据世界气象组织的调研指出,2021年全球至少已经经历了189场极端天气,各地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炎热、干旱、寒冷和潮湿。

2020年,我们不但经历了一场百年一遇的大瘟疫,同时创下了过去一千年来全球的最高温,大气二氧化碳浓度达到了300万年以来的最高值410ppm,而2021年预计将达到或超过414ppm。

难怪,这几天,有人在福州热线12345上投诉,要求尽快拆除镇海楼,还福州一个凉爽的夏天。投诉说自从“龙王”台风后重修了镇海楼,从那以后,不知是否巧合,台风都绕着福州走,导致福州夏天酷热无比。

这听起来虽然搞笑,但恰恰是我们老百姓对气候异常变化的最直接感知。

2016年,世界上主要国家联合签订了《巴黎协定》,目标是把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比工业化前高2°c以内,并努力限制在1.5℃。

2020年全球平均气温比工业化前高了1.2℃,仅剩下0.8℃的升温空间,留给我们的时间究竟还有多少?

去年九月,在联合国大会上,中国向世界郑重承诺力争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今年两会,也重点提到了碳达峰和碳中和,并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碳中和,很容易理解,“中和”就是正负抵消,也就是说通过节能减排、能源替代、绿色种植这些正操作,吸收抵消排放出来的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负操作,正负相抵,达到总体上看起来是零排放。

不要以为碳中和,就是不排放。现代工业,如果不排放,那经济就没法得发展了。

大家猜猜,哪些行业是高排行业?

电力、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金属、造纸、航空、汽车,这些,相信大家都不觉得意外,我说两个估计大家没想到的。一个是比特币挖矿,一个是畜牧业。

中国是比特币的主产区,全球约65%的比特币产自中国,光挖矿一年就要消耗876亿度电,超过了三峡大坝的年发电量(三峡大坝最初设计年发电量仅847亿度)。

比特币挖矿的876亿度电是什么概念,按普通居民用电0.5元/度算,中国光比特币挖矿的电费就高达440亿人民币。

所以,在刚刚过去的五、六两个月份,国家严厉打击比特币矿区,从电力断电问责,到央行召集6大主要机构,包括支付宝,断资金通道。这不仅仅是金融风险问题,更是碳中和的推进要求。

比特币挖矿耗电这个容易理解,但牛羊无非就在草地上啃啃草,多环保,怎就成了排碳大户?

据科学统计分析,目前畜牧业约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的15%,大致与全球所有汽车尾气的排放量相当。

排放源主要是饲料生产和加工(占45%)、牛羊在消化过程中产出的温室气体(俗称放屁,占39%)、粪肥腐解(占10%),剩余部分来自动物产品的加工和运输。

这正所谓,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碳排。

既然国家都已经全球承诺,且今年的两会也把实现“碳中和“写入了政府报告,那接下来怎么解决?

解决碳排放问题,本质上和解决公地悲剧,没什么不同的。

什么意思?

举个例子。山上有个庙,庙里有三个和尚,三个和尚这一天都很懒,谁都不想下山挑水,水缸里就只剩下一点点水。于是,和尚们就约定,每次只能喝一杯水。

上午,和尚们都很守规矩,一人只喝了一杯。

到了下午,天实在太热,老和尚渴得不行,喝完一杯,还是觉得渴,于是偷偷地又喝了一杯,结果被小和尚发现了。

小和尚想,我干嘛要那么守规矩,既然老和尚都能多喝,我一天干那么多活,凭什么不能多喝啊。

于是,规矩悄悄地被打破,和尚们每次都偷偷多喝。

结果,到了做晚饭的时候,庙里已经没有水,他们连饭都没得煮,饿了一宿。

碳排放,也是这个道理。

那些主动升级减排技术、严格执行减排的企业,需要耗费的成本,会远远高于随意排放的企业。

于是,大家都不想主动减排。

怎么办?

总体上,有两种方法。

第一种是征碳税

征税,是中国历史上最惯用的解决财政问题的方法。回顾咱们两千多年的文明史,你会发现,因为咱们是个中央集权国家,所以,遇到这一类事的时候,中央政府都喜欢或者也只会想到采用行政命令手段,统一、标准、全面铺开、立杆见影。但中国历朝历代的覆灭大多是因为苛捐杂税过重,农民才会揭竿而起。

这种机制容易实施,让所有企业都负担碳排放成本,但这么做会降低他们的生产意愿,引发经济衰退。当然,你可以说把税收投入到补贴新能源的技术研发和使用上,但这种政策上的操作,容易滋生补贴套利,并不能很好地激励企业去研发新技术。

第二种是碳交易

采用市场化的方法,凭空设计出一个碳交易市场,卖方可以将自身多余的碳排放权出让,买方则通过购买,来获得额外的排放权。

通过经济的激励方式,让大家努力提升减排技术,这是全球各国采用的主流思路。

接来下,说一些烧脑的话,大家做好准备。

碳排放权本质上是发展权。

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动力主要来源于工业制造,并且随着全球分工协作的产业链形成,很多碳排放较大的制造环节都设在中国,这意味着必然会产生高碳排放。

中国能够承诺以身作则,提出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这非常符合成为一个超级大国的抱负,真乃大国气象也。这个承诺极具魄力,意味着中国这个超级经济体必须要转型。

“碳中和”的本质,是一场能源革命。

美国在19世纪下半叶的崛起,就离不开其打造的“原油体系”。“高效炼化技术-全新输油管道-创新汽车生产线”,最终形成了“生产-传输-利用”的循环体系,成功取代了由英国主导的“煤炭体系”,大大加速了美国的繁荣发展。这个循环体系也奠定了二战后美国的石油霸权。

中国每年在进口石油和能源安全上的投资是天文数字。而要打破这个困局,就需要一次能源创新革命。近几年,特别是2020年由”光伏-特高压-新能源车“组成的“硅体系”相继迎来了突破和发展,中国新能源大三角正逐渐完备,对应也产生了一个新的“生产-传输-利用”的循环体系。正是这个逐渐丰满的循环体系,给了决策层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信心。

03

魔幻的“碳交易”

碳交易到底交易什么?

碳交易的初衷,是能用经济方式解决的,就不用行政手段来解决碳中和问题,利国利民。

碳交易,通俗点说,是指碳排放权的内部转移,买卖的是碳排放权,在商品层面是碳排放配额。

世界前首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由于每年需要坐私人飞机大量飞行,而私人飞机恰恰是造成碳排放的一大原因。 所以,盖茨每年都会花费700万美元来抵消自己的碳足迹,也就是为自己超标的碳排放买配额。

这听起来是不是很不可思议,“碳排放权”居然可以当做有价值的商品进行买卖,而且还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咱们先抛开金融学对这种权益的点金之术,从经济学角度思考一个物品如何成为商品。

举个例子。又是一届蟠桃大会,这次王母娘娘邀请了斗战胜佛齐天大圣。

王母娘娘命七仙女从蟠桃园里摘了好多仙桃,不但宴会上大家饱了口福,散宴的时候,每位大仙还提了一箱回去。

众仙都很开心,唯独大圣有点郁闷。

猴哥自己是吃得很爽了,但一想,就带一箱仙桃回花果山也不够孩儿们分啊。现在毕竟成了佛,不比当年光脚丫时候,不能也不好意思去蟠桃园里偷。

这时,王母娘娘对大圣说:“大圣,要不要买几箱带回去?”

大圣听了赶忙问:“娘娘,如何卖法?”

王母娘娘说:“甚是便宜,十箱仅需大圣三根毫毛。”

大圣一想,赚大了,我身上的毛多了去了,拔几根给你就是。

最后,大圣用三根毫毛买了王母娘娘十箱仙桃,乐悠悠地驾着筋斗云回花果山。

这里,仙桃在宴席上的时候,不是商品,仅是物品。在王母娘娘和大圣的买卖交易时,才是商品。

作为一个商品,首先要能确权,且权属清晰。

待卖仙桃的所有权是归属于王母娘娘的,不是大圣的。

其次,有价值。

仙桃是个稀罕物,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一成熟,吃了长生不老,延年益寿。不是一般凡桃能比的,是居家出行必备良品。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大仙桃。

所以,仙桃是有价值的。

接着,能定价。

王母娘娘说,十箱仅需大圣三根毫毛,这就是定价。确实便宜,应当考虑了人情因素,毕竟娘娘是很会做人的。

最后,产生交易。

也就是,要有卖家和买家,一手交毛,一手交桃。

交易意味着权属的转移。

大圣毫毛的所有权从猴哥转移给了王母娘娘,而十箱仙桃的所有权就从王母娘娘转移给了大圣。

碳排放权,就和这仙桃一样,是一个很好的商品。

首先,它可确权,且权属清晰。

目前我国有基本的碳商品,一类是政府分配给企业的碳排放配额(Certification Emission Reduction,CER),一般由各省发改委进行配额初始发放,分为无偿分配和有偿分配。比如北京是免费分配,广州是有偿分配。

另一类为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是经国家发改委备案并在国家登记系统中登记的温室气体自愿减排量)。按照1:1的比例将CCER兑换成碳排放配额,即1个CCER等同于1个配额,可以清缴1吨二氧化碳。

这两类,一类是国家分配,一类是自愿申请。无论是哪种,都是受国家认可的和保护,且归属权是很清晰的。

其次,有价值。

排放权是一个护身符,有了它,你才能名正言顺地进行生产活动。

然后,可定价。

目前一般的价格在10元/吨-40元/吨。当然,市场上会有所波动。

最后,可交易。

2005 年,伴随《京都议定书》生效,碳排放权成为国际商品,全球有31个主要交易市场,中国在7月16号刚刚上线了上海全国交易市场。

所以,在交易市场上可以自由买卖多余的碳排放权,也就是碳配额。

当然,这个世界的魔幻程度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碳排放权还被包装成了期权或者期货,在金融市场上加杠杆买卖波动。那真的很刺激,涨跌生死极速。

金融真的是一个伟大的创新,它最擅长化实入虚。

在金融学里,有两大类产品,一类是资产证券化,一类是金融衍生品。

资产证券化,讲的是只要一个资产能够在一段时间内持续产生稳定的现金流,就可以把它虚化成债券或股票。资产证券化本质上是将时间价值进行变现。比如,你有套房,拿去出租了,可预计的未来一年内,每个月都能收到租金,那么你就可以把这个出租合同拿去证券化,包装成债券,在二级市场上买卖。

金融衍生品,是为一个商品的风险进行定价,常见的有远期合约、期货、掉期(互换)和期权四种类型,交易的是合约。通常,这个商品要满足标准化、大众化。比如我们会对黄金做期权或期货,但我们不会对玉石做衍生品,因为黄金是大家都喜欢收藏的,且可以按纯度标准化,比如9.99K金。而玉石,首先小众,其次难以标准化,玉石毕竟只是个石头。我们常说,黄金有价玉无价。玉的价值是相对价值,而不是绝对价值。当然,现在,也有人在用其他非标准的方式金融化玉石。

碳排放权是一个非常好的标的物,国外已经把它进行金融化包装,变成碳远期、碳期权、碳掉期等,在二级市场上超买超卖。

国家发改委曾做过初步分析,按照八大重点行业测算,若仅以现货交易(不推行期货交易),碳交易金额为每年12亿到80亿元;若引入期货,交易金额将大幅提升,有望达到600亿到5000亿元。

可见,金融的杠杆力量是多么巨大。

古希腊的阿基米德说过:“给我一个支点,和一根足够长的杠杆,我就可以撬动地球。”碳配额就是那个支点,金融工具就是杠杆,直接推动绿色经济超速发展。

小结一下,碳交易,交易的是碳排放权,即碳配额。碳配额是各省分配的,具有强制性,企业可以把多余用不完的部分拿出来交易,即可以直接作为现货买卖,也可以是二次包装成金融衍生品进行交易。

04

我们如何参与盛宴,分享红利?

碳交易,还比较新,对个人投资者来说,主要有四种参与模式。

能不能赚到钱,还是那句老生常谈的话: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第一种,买卖与碳交易有关的股票

难易级别:低。

风险系数:中。

收益指数:靠天吃饭。

我也不做股评,不推荐股票。大家自己可以上上雪球或者相关的股评网站,自己看,自己挑,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第二种,参与碳排放配额交易

难度系数:低。

风险系数:高。

收益指数:凭本事吃饭。

7月16日,全国统一的碳交易市场在上海启动,个人可以像证券市场开户一样在碳交易市场开户,不同的是一个交易主体只能开一个账户。交易时间和涨跌幅限制基本和证券市场一样。

目前,已经纳入2225家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

首日成交量410.40万吨,成交额21023.01万元,成交均价51.23元/吨。开盘价48.00元/吨,最高价52.80元/吨,最低价48.00元/吨。

由于市场流动性严重不足,碳价波动剧烈,所以风险相对较大,未来随着更多企业加入,风险应当可以降低点。

第三种,CCER项目包装

难度系数:高。

风险系数:低。

收益指数:靠能力和关系吃饭。

前面我说过,碳交易的基础商品有两种,一种是强制配额CER,一种是志愿减排CCER。如果有操作能力,可以参与志愿减排市场,以节能减排项目的形式,例如电动车、共享单车、人造肉、废电回收、工业互联网、绿色数据中心等,申请核准CCER,等发改委审批后,就可以把CCER拿到交易市场卖。

这种模式就像前面提到的特斯拉兼职赚大钱一样。

目前,生态环境部应对气候变化司正在积极制定 《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管理办法》,我们还需要等待新办法的细则出来后才能进行相关申请。

第四种,提供低碳技术

难度系数:高。

风险系数:低。

收益指数:高。

如果,你有低碳技术能力,除了参与交易市场之外,还可以卖减排技术、产品或者方案,来获得最靠谱的收入。

以上四种赚钱方式,大家拿走,不谢。

当然,这世上聪明的人很多,除了这四种主流模式,还会有很多创新的盈利模式。比如,做个中间商,赚差价。

05

如何凭空构建一个碳交易市场?

最后,我要讲一下如何凭空构建一个碳交易市场。这也是我研究碳交易的初衷,我就很好奇,到底怎么凭空建出来。

这个内容,专业性比较强,有点烧脑,如果不想挑战自己的脑能力,可以就此结束收听。

首先,我们要有个共识:交易市场,是一个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我们不能指望一次性就设计出完美市场,市场需要在不断迭代中演进优化。

让我们开始建设之旅吧。

你是不是已经摩拳擦掌,准备搬砖砌墙啦。请先平复下激动的心情,在撸起袖子加油干之前,我们需要头脑风暴下,为了建这个市场,我们需要做哪些事情。

把工作清单列出来,别遗漏了什么。

1、强化顶层设计

这么复杂的工程,一定要先弄个顶层设计。

顶层设计就是导航地图,跟着导航方向走,快慢不好说,但好歹能走到终点,不至于两眼一抹黑迷路掉。

顶层设计主要包括目标、总体思路、原则、宏观的建设内容、任务、时间进度表,以及明确国务院各部门、地方主管部门、企业以及支撑机构的职责分工。

2、推动碳交易立法

法治国家,立法先行,立法关系到碳市场建设成败。比如,凭什么强制配额?交易发了纠纷怎么办?谁有权来核查减排?罚款有什么法律依据等等。这些都要在市场正式运行之前,制定并颁布实施。

让市场在法律的阳光下运行,做到有法可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

3、探索碳定价

现在,大家都知道要做碳交易了,那这玩意到底贵不贵啊,如果太贵,大家买不起,这个市场就是个鬼市。如果太便宜,那就没人愿意卖,大家的积极性受打击,减排的目的就无法达到。

所以,如何定义一个合理的碳价,非常关键,需要积极探索研究。

另外,除了考虑基础价格之外,还要考虑不同包装形态下的初始定价,比如碳期货的价格。当然,这些金融化的工具本身就可以用来发现价格,但你总得先给它一个初始价格,锚定在那,它才能上下波动,最后达到均衡状态。

4、明确覆盖范围

从改革开放摸着石头过河起,我们就有一个很优良的传统,先试点,再找个突破口,分阶段,有计划有步骤地全面推动。这样,阻力最小,压力最小,成本可控,风险可控,立标杆树典型,大家积极效仿。

5、出台配额分配方案

市场交易的标的物就是配额,没有配额,整个市场的流动性就会很差,因为没有商品可以卖。

配额是国家分配给企业的,分配的方法既要做到全国统一、公开透明,又要兼顾区域差异性和行业差异性。

6、构建MRV体系

MRV是即测量(Measurement)、报告(Reporting)、核查(Verification)的英文缩写。

它用来干嘛?举个例,你想卖个玉,不能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一定要看到检测机构的认证证书,大家才能相信你的玉是真还是假。MRV就干这个事。

MRV体系是碳交易实施中非常核心的元素之一,没有MRV,碳交易就无法实施。碳交易的关键即配额交易,这就需要在MRV中进行测量、报告并核查确认。

7、健全监管机制

碳交易是个新鲜物,传统的监管制度不能适应碳市场监管的需要,而且碳交易涉及多元主体,交易环节、交易方式和交易程序都比较复杂,所以需要建立有效的监管机制来保障其健康运行。

这包括需要考虑:谁来管?管谁?依照什么来管?管什么?是否有惩罚机制?谁来执行?如何配合?

8、配套财税和会计政策

对企业来说,碳交易,无论是买方还是卖方,都会对企业的经营性行为产生影响,这种影响如何在财务报表上体现,额外增加的碳成本或收益如何纳税,是否有财税政策来鼓励交易和降低交易税费,就像股市的印花税一样,这些都需要配套考虑。

9、加强专业队伍建设

人才建设,是全国碳市场建设的重要基础性工作。有两类人才是需要重点建设的,一个是碳市场的专业建设和运营队伍,一个是碳排放领域相关的专业人才队伍。

10、建设交易场所

最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终于可以开始筑巢引凤啦。选定承建城市,搭建软件平台,制定交易规则和风险管理办法。

以上十项任务就是建一个碳交易市场要做的事。

我的妈呀,这是十全十美套餐包啊,大家是不是已经听得云里雾里啦,有点晕。

我们来简化一下。

大家记得那个三步把大象塞到冰箱的脑筋急转弯吗,前面的十全十美套餐包也可以按这种思路压缩成五步:一绘蓝图、二定政策、三拉队伍、四搭平台、五赶鸭子上架。

做好这五步,咱们就建好了一个碳交易市场。是不是豁然开朗。

第一步:绘蓝图

就是顶层设计。2020年12月31日,生态环境部发布《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读一下,看完,你就能建立碳交易的宏观思维。

第二步:定政策

2020年年底,生态环境部制定发布了一系列有关碳市场相关制度,初步构建了全国碳市场制度体系。包括《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2019-2020年全国碳排放权交易配额总量设定与分配实施方案(发电行业)》等,

除了生态环境部,还需要发改委、财政部、税务总局、证监会等机构配套一些制度和办法。目前财税和会计政策正在积极制定中。

第三步:拉队伍

交易市场的队伍相对容易建设,毕竟这和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很类似,只不过交易的标的物不同。

困难的是碳排放的专业人才。2021年3月,碳排放管理员被列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又一个新职业,大家感兴趣的可以去考个证。目前,生态环境部在积极组织编制全国碳市场系列培训教材、开展能力建设培训等工作。

第四步:搭平台

交易市场可分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

一级市场是对碳排放权进行初始分配的市场体系。政府是一级市场的卖方,完全垄断碳排放权;下级政府和履约企业是买方。政府等相关机构通过无偿初始分配(目前)或竞价拍卖的方式,将碳排放配额进入一级市场。

二级市场是碳排放权的持有者(下级政府和企业)开展现货交易的市场体系。下级政府和履约企业获得碳排放权后,同时获得对碳排放的支配权,被纳入配额管理的重点排放企业可以在二级市场上进行流通和转让配额。交易规则与股票类似。

我们这里讲的搭平台,主要针对二级市场的平台,即类似上证交易所的平台。

按照顶层设计,碳交易平台主要有三个:碳排放权注册登记系统、碳排放权交易系统、碳排放权清算系统。

上海:负责交易系统建设,承担全国碳交易机构建设工作;

武汉:负责登记结算系统建设,承担全国碳登记结算机构建设工作。

第五步,赶鸭子上架

在《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中公布了首批纳入的2225家发电企业名单。

为什么首批以发电行业为突破口?

主要是两个考虑:一是发电行业直接烧煤,这个行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较大。二是发电行业的管理制度相对健全,数据基础比较好。排放数据的准确、有效获取,是开展碳市场交易的前提。

那其他行业何时纳入交易?目前,政策上是按照成熟一个批准发布一个的原则,逐步将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造纸、航空等高排放行业覆盖进来。

上述五步看似简单,但中间细节颇多,有些还涉及到立法层面。众多细节中,有两个问题最为关键:一怎样确保碳排放数据真实可靠,二是如何定价并保证价格的合理稳定。

怎样确保碳排放数据真实可靠?

碳交易的前提是碳排放的准确量化。

如果连买家和卖家自身的碳排放数据都没核查清楚,怎么进行配额分配?怎么知道多少可以卖,要买多少?

没有高质量的数据,无异于把碳交易市场建立在沙滩上。

企业碳排放数据的历史盘查和核查构成碳交易体市场建设的基石。

要有高质量的数据,那么数据必须经过治理,而治理的第一步就是要有标准。

所以,需制定统一的MRV体系,这就是标准,标准统一后,进行数据汇聚、治理就会相对容易。

生态环境部已经专门印发了《企业温室气体排放核算方法与报告指南 发电设施》《企业温室气体排放报告核查指南(试行)》,对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的核算和报告进行统一规范,对省级主管部门开展数据核查的程序和内容提出严格要求。

如何定价并保证价格的合理稳定?

如果碳价过低,企业就没积极性减排。减排也是需要资金和技术投入的,也是个成本。商人历来是很注重削减成本的,所以两个成本相比,当然选择最低的那个。

如果碳价过高,将导致一些高碳企业负担过重。这个时间,你必须花更多的钱到市场上买配额,为减排投入的成本可能就会让辛苦挤出来的一点点利润化为乌有。

因此,碳价必须保证合理,才能实现政府与企业的双赢。

碳价是通过市场交易形成,出现波动是很正常的,但如果剧烈波动,过高、过低都不利于碳市场的长期稳定运行。所以,要保证碳价相对稳定。

从微观和近期来看,碳价主要由配额供需情况决定。从宏观和长远看,碳价由经济运行和行业发展总体状况和趋势决定。

当然,碳价的初始指导价是参考了试点这些年的加权平均值。

另外,碳价还需要考虑是否要和国际接轨的问题。这个就更复杂了,目前的市场还是封闭对内的,所以尚未走到这一步。但世界是相连的,我们都在同一片蓝天之下,未来一定会接轨。

凭空建立一个碳排放市场,相对来说还是容易,毕竟可以借鉴和学习欧美的碳市场机制。

万里长征第一步已经迈出,接下来如何让交易市场繁荣才是真正考验碳交易成败的关键之所在。一个门前冷落鞍马稀的市场,是无法助力碳中和目标的实现。接下来,让我们关注上海碳交易市场的发展。

06

总结一下

1、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2、碳交易搞的是绿色金融,发展的是绿色经济。

3、碳交易是交易碳排放权,也就是碳排放配额。目前只能交易配额现货,未来会有更多碳金融产品。

4、全国统一的碳交易市场已经在7月16日启动,首批纳入的是发电行业,未来会扩展到其他高排行业。

5、碳交易市场的本质是体现减排的生态价值。

6、四种主流模式可以让我们分享碳经济的红利:一买卖与碳交易有关的股票,二参与碳排放配额交易,三CCER项目包装,四提供低碳技术。

7、仅需五步就可凭空建一个碳交易市场:一绘蓝图、二定政策、三拉队伍、四搭平台、五赶鸭子上架。

最后,祝大家在碳交易时代,做个躺赢的卖碳翁,财源滚滚,财富翻翻。


转载请注明出处:创财商 » 碳交易是什么意思,个人如何通过碳交易赚钱?

创财商专注解决用钱难问题

网贷资讯 理财知识
Processed in 0.082807 Second , 43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