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财商

专注互联网金融
解决资金周转问题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劳荣枝一审被判死刑!

9月9日上午,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大门外人声鼎沸,人们在等待同一个结果——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一案将在法院内公开开庭宣判。

9日上午,受害人家属及劳荣枝家属并没有出现在法庭外,据劳荣枝二哥劳声桥讲述,家属及其他旁听人员凌晨4点被安排做核酸检测后,由法警护送提前进入法院。

劳荣枝二哥劳声桥告诉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对于判决结果,作为亲属,他希望能从轻判决,“但法律讲究证据,有确凿的证据,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劳声桥称,对于已经逝去的被害人,他们深表歉意,并愿意主动帮助妹妹完成民事赔偿,“哪怕把我的房子卖了,也要赔给人家。”

这是该案时隔八个月再次开庭审理。2020年12月21日、22日,在南昌中院,劳荣枝潜逃20年后首次受审。南昌市检察院指控,在1996年至1999年期间,劳荣枝和法子英共同谋划在南昌、温州、常州、合肥犯下4起绑架、抢劫、故意杀人案件,其中劳荣枝参与杀害5人,并抢劫大量钱财。

首次庭审中,劳荣枝当庭翻供,否认杀人指控,称合谋不存在,参与作案是受法子英胁迫,自己也是受害者。据旁听人士介绍,在庭审质证环节,当法警将现场勘验图片等证据册拿到劳荣枝面前让其指认时,她当庭惊讶地尖叫说“很吓人,这个现场很吓人”,或称“我没有印象了”“不记得了”,或索性将头扭到一边。其辩护人认为检方指控的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9月9日上午9点多,南昌中院公开宣判,法院认为,劳荣枝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一审判处死刑。劳荣枝当庭提出上诉。

9月8日,宣判前一天,受害人小木匠遗孀朱大红告诉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等判决结果出来,她会带着孩子和判决书给丈夫扫墓。

死刑!法院认定系主犯,劳荣枝当庭提出上诉,劳荣枝家属:希望轻判,但法律讲究证据

被害人家属回忆往事,等待法院判决

对该案被害人“小木匠”陆中明遗孀朱大红来说,这个等待了20年的判决,或许终于得到了满意的结果。那年顶梁柱的离世,给这个家庭带来灭顶之灾。

20年来,朱大红一边靠着在酒店做客房保洁独自抚养三个孩子长大成人,一边时不时地向公安打听追逃的进展。她说,劳荣枝的落网算是对亡夫在天之灵的一种告慰。

9月8日,该案被害人之一、安徽合肥“小木匠”陆中明的遗孀朱大红在法援律师刘静洁的陪同下从合肥乘坐高铁抵达南昌。

在前往南昌的路上,刚下了10个小时夜班的朱大红回忆起往事。她告诉记者,丈夫小木匠是无辜的,劳荣枝与其没有仇恨,却将其残忍杀害,“导致我们家一个顶梁柱倒了,导致我们家的生活轨迹彻底改变。”

上一次朱大红来到南昌是2020年12月,当时,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一案在南昌中院公开开庭审理,她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参加庭审。

公诉机关指控,1999年6月,劳荣枝化名“沈凌秋”在合肥市歌舞厅做陪侍小姐物色作案对象,将被害人殷某诱骗至租住处,法子英持刀威胁殷某,劳荣枝用绳子将殷某手脚捆绑,二人将殷某关进钢筋笼内。为逼迫殷某尽快交付财物,法子英当场威胁要杀一个人给他看。随后,法子英外出将正在找活干的木匠陆中明骗至租住处并残忍杀害,展示给殷某,后将陆某的尸体放入冰柜。

对此,劳荣枝在去年年底的庭审中辩称,她不记得买冰柜的事实,并称法子英杀害陆某时,她和殷某在卧室,并不知情,但检察机关出示的相关证人证言对买冰柜情节均有证实。经现场勘查,劳荣枝所在卧室与陆某被杀害的厨房距离仅3.1米。

澎湃新闻报道,2020年12月21日,在首日长达7个小时的庭审中,劳荣枝多次辩解称:“我能找到很多工作,我根本不屑于做抢劫的事,我真的没有伤害人的故意。”唯独面对被害人陆中明遗孀朱大红时,劳荣枝朝其微微鞠躬,表示对被害人沉痛哀悼,并称为自己的胆小怯弱不敢面对、逃亡20年未有投案而感到抱歉,愿意倾尽所有进行赔偿。

“1999年,当知道法子英杀了陆中明后,我内心的恐惧到了极点,我害怕坐牢,没有勇气自首。”劳荣枝在庭审现场表示。

9月8日,回忆起往事,朱大红表情痛苦,“当年法子英杀害他(小木匠)时,公安勘察房间,劳和法两人的距离只有3.1米,难道你听不到陆中明的惨叫声吗?这一点也能够体现出她没有人性。”朱大红称,此次庭审她请了两天假,为的是能亲眼见证案件迎来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对丈夫有一个交待。

9月9日上午,受害人家属及劳荣枝家属并没有出现在法庭外,据劳荣枝二哥劳声桥讲述,家属及其他旁听人员凌晨4点被安排做核酸检测后,由法警护送提前进入法院。

死刑!法院认定系主犯,劳荣枝当庭提出上诉,劳荣枝家属:希望轻判,但法律讲究证据

四起犯罪七人死亡,劳荣枝辩称受胁迫

1974年出生的劳荣枝,原系九江石油化工公司的小学教师。1996年至1999年期间,劳荣枝跟随其当时的男友法子英先后在南昌、温州、常州、合肥犯下4起绑架、抢劫、杀人案件。1999年,法子英在合肥被抓获,并于1999年11月被合肥中院判处死刑。2019年11月,逃亡近20年后,劳荣枝在福建厦门落网。

2020年12月21日,劳荣枝案在江西省南昌市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经过两天的审理,22日下午庭审结束,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庭审中,南昌市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劳荣枝涉四起犯罪事实,分别在江西南昌、浙江温州、江苏常州、安徽合肥,与法子英(已执行死刑)共同实施故意杀人、绑架及抢劫犯罪。“小木匠”案是公诉机关指控的最后一起案件。

1996年6月,江西南昌。劳荣枝化名“陈佳”在某夜总会做陪侍小姐,与法子英共同确定被害人熊某为作案对象。同年7月28日,劳荣枝将熊某诱骗至其租住处,法子英持刀出现并威胁熊某,两人从熊某身上抢走财物与家房门钥匙,威逼其说出家庭住址。最终,熊某、熊某妻子、熊某女儿三人被害。

1997年9月,浙江温州。劳荣枝与法子英继续采用前述作案方式。劳荣枝在KTV 做陪侍小姐物色作案对象,确定“坐台女”的梁某为目标。同年10月10日,两人以租房为名来到梁某住处,法子英持刀威胁梁某,劳荣枝将梁某手脚捆绑,抢得财物。后逼迫梁某骗另一被害人刘某过来,使用同样手段抢得财物。最终,梁某、刘某两人被害。

1998年夏,江苏常州。劳荣枝继续在娱乐场所物色作案对象,诱骗被害人刘某至租住地,法子英持刀威胁刘某并刺破其胸口。两人故伎重演,捆绑刘某并勒索财物,又逼迫刘某打电话给其妻子索要财物。取得财物后,刘某及其妻子被放走。这是检察机关认定的四起犯罪事实中唯一一起被害人幸存的案件。

1999年6月,安徽合肥。此案最终殷某、陆中明两人被害。

南昌市检察院公诉意见书认为,被告人劳荣枝为系列犯罪主犯,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其主观恶性极深,应当承担故意杀人罪、绑架罪、抢劫罪相应刑事责任。

对检察机关指控的事实,劳荣枝及其辩护人对所涉抢劫、绑架罪的犯罪事实未作过多辩解,但否认致被害人死亡的情节,否认检察机关故意杀人的指控。劳荣枝辩解称,“是受法子英胁迫,一直想分手没有分成,害怕他报复我的家人”“当年我21岁,还不满22岁”“一时糊涂”等。

在同案犯已被正法、证据因年代久远而存在瑕疵的情况下,劳荣枝本人的供述至关重要。案件细节公布后,劳荣枝的当庭翻供行为和庭审现场视频引发舆论哗然。

死刑!法院认定系主犯,劳荣枝当庭提出上诉,劳荣枝家属:希望轻判,但法律讲究证据

被认定系主犯,一审判处死刑

9月9日上午,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大门外人声鼎沸,人们在等待同一个结果——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一案将在法院内公开开庭宣判。

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在法院门口看到,大量市民早早赶来,期待进入法院旁听,其中不乏外地赶来的市民和法学院的学生。有南昌市民告诉记者,他就住在法院附近,得知劳案再次开庭,他这几日每日都赶来法院询问旁听名额。

上午9点多,南昌中院公开开庭宣判,劳荣枝因涉嫌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被判处死刑。劳荣枝当庭提出上诉。法院判决显示: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劳荣枝与法子英(已另案判决)系情侣关系。1996年至1999年间,二人共谋并分工,由劳荣枝在娱乐场所从事陪侍服务,物色作案对象,由法子英实施暴力,先后在江西省南昌市、浙江省温州市、江苏省常州市、安徽省合肥市共同实施抢劫、绑架、故意杀人4起。案发后,劳荣枝使用“雪莉”等化名潜逃,并于2019年11月28日被公安人员抓获归案。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劳荣枝伙同他人故意非法剥夺被害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暴力、威胁手段抢劫被害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被害人,其行为已构成绑架罪。劳荣枝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

死刑!法院认定系主犯,劳荣枝当庭提出上诉,劳荣枝家属:希望轻判,但法律讲究证据

劳荣枝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常州绑架的事实,系坦白。劳荣枝故意杀人致五人死亡;抢劫致一人死亡,抢劫数额巨大,并具有入户抢劫情节;绑架致一人死亡,勒索赎金7万余元,犯罪情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极大,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虽有坦白情节,但不足以从轻处罚。劳荣枝犯数罪,应依法予以并罚。遂作出上述判决。

9月8日下午,劳荣枝二哥劳声桥告诉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对于判决结果,作为亲属,他希望能从轻判决,“但法律讲究证据,有确凿的证据,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劳声桥称,对于已经逝去的被害人,他们深表歉意,并愿意主动帮助妹妹完成民事赔偿,“哪怕把我的房子卖了,也要赔给人家。”

劳声桥称,自一审以来,他没能和妹妹劳荣枝见面,并不知晓其目前的状态。此次开庭共有5名亲属到场旁听。

此前庭审中,说到对家人的愧疚,劳荣枝再次落泪。“归案后,我的内心得到了救赎。在逃亡期间,我常去教堂做礼拜。2005年,我的父亲去世,我没能见到最后一面,今年我的母亲也已经80岁了,我一天都没能尽孝。”

9月8日,朱大红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等待了20年终于将等来结果,她内心忐忑又担忧,等法院判决结果出来后,她们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做。

此前庭审中,劳荣枝庭上的狡辩让朱大红十分气愤,她当庭质问劳荣枝“你的心是肉长的吗?”9月8日,朱大红向记者解释,质问劳荣枝,是因为当时提及杀害小木匠时,有证人证言显示,是劳荣枝去购买的冰柜,但她却狡辩否认。“好像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罪证都摆在面前,她还在狡辩。”

“她背负七条人命,还过着高品质的生活,非常气人,所以她的心理素质和逃避侦查的能力是非常强大的,她在庭上似若卖惨只不过是想给媒体和其他人留下这样的印象。”朱大红代理律师刘静洁在9月8日告诉潇湘晨报记者。

无论怎样判决,刘静洁认为,生命的逝去不能用一句道歉补偿。

该案今日宣判。朱大红曾说,宣判以后,她将和孩子一起带着判决书去给丈夫上坟。

采访中,在提到孩子奶奶带着遗憾去世时,朱大红也忍不住红了眼眶,泪水含在眼里打转。“他很孝顺,每次出去前都让照顾好奶奶,照顾好孩子。”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可我从来没有得到过父亲的关爱。”陆中明女儿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转载请注明出处:创财商 »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劳荣枝一审被判死刑!

创财商专注解决用钱难问题

网贷资讯 理财知识
Processed in 0.070184 Second , 59 querys.